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应定好位不走偏

发布日期:2015-01-12

编者按:2014年5月19日,围绕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建设到底路在何方这一话题,《政府采购信息报》几十次深入一线实地采访,数次调整采写思路,几易其稿,在第1561期报纸上,推出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建设到底路在何方上、中、下三篇重大选题,试图厘清政府采购与公共资源交易的概念、性质和区别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是什么?如何建?集采机构能不能撤销?政府采购的法定监管权如何履行?等等。现将该选题精彩观点予以集纳,以飨读者。

 
  看点1:高效服务是平台职能定位

 
  整合后建立的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其职能定位应该是高效服务。只有立足于服务,不断丰富和完善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的服务功能,为在这个平台交易的各方主体和行政监督部门提供低成本、便捷、适用、高效的交易场所、信息共享、统计分析、开评标等高效服务,才能实现《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中“提高行政效能”的根本目的。也唯有如此,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才有存在的价值。

 
  看点:2:坚守法律底线是基本

 
  构建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是国务院的战略部署,如何执行到位、不出偏差?坚守法律底线是最基本的。拿政府采购来说,《政府采购法》明确规定“各级人民政府财政部门是负责政府采购监督管理的部门,依法履行对政府采购活动的监督管理职责”、“纳入集中采购目录的政府采购项目,应当实行集中采购”、“采购人采购纳入集中采购目录的政府采购项目,必须委托集中采购机构代理采购”、“集中采购机构是非营利事业法人”。这意味着,在平台的构建过程中,财政部门对政府采购的监督管理权在没有修法的情况下不能被剥夺或弱化,集中采购机构必须存在且独立法人地位不能被取消。

 
  看点3:“公共资源”应具备两个条件

 
  “公共资源”应具备两个条件,一是这些资源不为哪一个个人或企业组织所拥有;二是社会成员可以自由地利用这些资源。从目前各界理解来看,“公共资源”包含的内容广泛,涉及城市建设、国有土地、矿产资源、国有企业的税后利润等。自然而然,“公共资源交易”就是公共资源之间的买卖行为,具有对象公共性、范围广泛性和交易种类多样性等特点。

 
  多位受访专家表示,公共资源市场化配置要最大限度维护公众利益,坚持社会效益优先,兼顾经济效益,遵循“三公”、利民和诚信原则,不得降低政府公共服务水平,不得损害公共资源的可持续利用。然而,对于政府采购与公共资源的关系,大多数受访人员表示说不清楚。

 
  看点4:政府采购不同于公共资源交易

 
  政府采购不是交易,而是为政府部门和社会公众提供正常办公、行政服务所需的货物、工程和服务的一种行为。政府采购不同于非货币形态的公共资源交易。采访对象认为,政府采购使用财政资金不是为卖而买,也不是为买而卖,只是为满足公众利益、政府运转需要而进行的一种典型的、稳定的、常规性的购买活动,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以交易和盈利为目的的行为。此外,政府采购是一个复杂的、全面的、完整的行为,有其自身的特点和要求,并非简单的买或者卖,政府采购不同于公共资源的出让。

 
  从根本上说,政府采购是一种自成一体的购买体系,不同于非货币形态的公共资源交易。何况,政府采购的目的之一是节约财政资金,提高政府采购资金的使用效益,与土地拍卖、矿产资源拍卖追求的目标刚好相反。

 
  看点5:建“交易平台”要有法规支撑

 
  改革需要法治思维。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的建设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涉及法律的问题,但从行政监管的角度看有法律风险,其实质是权利和责任的配置涉及法律规定。任何地方性的改革创新,都应在法律框架下进行,不应违法。以政府令或市政府文件等形式代替法律去改革创新是不可取的,建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应有法规支撑。

 
  看点6:创新应在法律框架内进行

 
  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开始暴露出定位不清晰,同体监管和乱收费现象,存在行政监管与市场操作边界不清晰,监管缺位、越位和错位问题共存等问题。采访对象认为,公共资源交易平台于法无据,没有健全的制衡机制,不出问题则已,一出问题就是大问题。当改革进入“深水区”时,改革的对象大都是一些复杂而敏感的问题,直指行政管理体制、社会管理体制乃至法律体系与法制体系。稍有不慎,改革就有可能偏离方向。正因如此,深化任何一项改革都要把准法律的脉搏,符合法律的基本精神。